2015/10/22 第375期

新闻的未来不是文章

来自纽约时报R&D labs的文章。三个趋势:1. 记者、编辑用可重复使用的素材文字组装一篇文章(需要工具的支持);2. 总结、缩写文章;3. 同一文章在不同阅读设备上的呈现形式不同。

摒除传统的招聘工程师的手段

作者是Django的核心开发人员之一,最近在找工作。他估计自己在前不久面试某公司的时候,在白板做题环节挂了。全文吐槽了如今面试工程师的主流方法是多么不靠谱。

如果这是你的公司,你面试了一个Django的核心开发人员,他没有通过白板面试,这样的人你招吗?Google是有过先例,招过那种已经被拒了工程师:“I’ll describe Noam. He went to Berkeley to study Mathematics, and got bored. He applied to Google, and was rejected. But someone knew him, and he showed us his spelling corrector. So we hired him. Larry asked, why didn’t we hire him? So we came up with a new rule — if someone is really, really smart, hire them anyway.”

Negative Gross Margins

很多公司(尤其是所谓O2O的),从每个用户身上都赚不到钱,寄希望于通过短期赔钱换取用户数的高增长。除非最后达到垄断,不然以后也不可能赚钱 -- 每个用户都赔钱,再多用户最终还是赔钱。

一开始给用户各种补贴、各种低价,最后怎么赚钱?涨价吗?从低价到高价,用户捞不到便宜了就走人了,反正现在同一类别的线上服务都不止一家,用户切换到其他家只要下载一个app。

团队的高速增长带来的沟通成本

10人以下的团队可以很方便地面对面沟通,每个人都知道所有事情。成长到50人、100人以后,不能什么事都面对面讲了。文章最后给出了几点不错的建议。

做个好公民,在要去打扰同事之前,最好通过聊天软件问一下是不是有空(或提前预约好),不要冒冒失失地过去打断别人的工作。Makers(工程师、设计师)需要完整的一大段的时间(2、3小时)专心工作,中间即使被打断几分钟,也要再额外花很多时间才能继续之前的工作。

当一个开发者死了,她的app不能消失

大部分人应该不知道要在App Store上线一个app,开发者必须一年付$99给Apple(其他平台也有类似的费用)。如果一个开发者死了,没人付这笔钱了,她的App就被App Store下架了。

对于音乐、文学作品等有“传统”意义上的创作,人们会说这些作品倾注了作者的心血、寄托了作者的灵魂(如果作者死了的话)。那么app呢?如何处理app这种文化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