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9 第1097期

我当教授时做错的那些事

系统领域学术圈名人 Matt Welsh 以前在哈佛教书,后来去 Google 上班了。他反思自己当教授时精力太分散,同时带太多学生、做太多项目、花太多时间去开没用的会、与没用的公司眉来眼去而又拉不到钱。

部分套现

他们07年时投资Twitter $375万,上市前卖了30%套现$2.5亿;Uber早期风投最近卖了15%到50%的股份给软银;部分套现是值得鼓励的,同样适用于最近炒币的那些人。

炒币赚了50倍了,卖个30%也赚不少了,去点风险也是值得的。

Employee Incentives in a Tokenized World

现在创业公司都用股权激励员工,一派共同富裕的愿景。如果把股权换成 cryptocurrency/token 呢?员工可以随时变现,新老员工还能进行交易,领导可以很容易地用虚拟货币奖励下属。

听起来不错,but what could go wrong?

Chrome 是新的 IE 6.0

这又是一个“作为英雄的时候不死,最后必将成为坏蛋”的故事。Google 的一些网站(Earth、Meet 等)只能在 Chrome 上才能跑,这不是明摆着垄断、排挤其他浏览器吗?

现在很多 web 开发者都是优先测试在 Chrome 上的效果,等项目快完工了再顺便看看其他小众浏览器上是否能正常显示。这不就是当年 IE 才有的待遇吗?

在 UI 上写出错信息的艺术

来自 Spotify 设计文案的人的建议:1,说明除了什么错误、为什么会出错;2,下一步该如何做;3,说人话,用语得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