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6 第268期

我们需要好好聊一下 startup

一篇对当前形势很不错的思考。文章最后提到的"Watch out for fixed costs”很对,现金吃紧了可以裁员,但那种签了5年合同的豪华office却仍是烧钱的主;所以租办公室不要租那么长时间。

Microservice Trade-Offs

Martin Fowler对于Microservice的思考,好处与坏处。其实,一台机器的计算能力比大部分人想象的要大得多,多数情况下根本不用上分布式系统。

我们的职业生涯“一团糟”

很有意思的思考:我们的父辈一辈子就做一份工作;不久前一辈子可能有少数几份工作,都是线性的职业生涯,一份工作结束了换另一份工作;现在,很多人都同时有几份工作:白天正经的工作、下班后side project、各种合同工。等以后退休了,回顾我们的职业生涯,会发现我们的职业生涯其实“一团糟”,非线性的。这样挺好的,可以在有限的人生体验很多不同的东西,会很精彩。

我与Startup结缘的时刻

英语专业毕业的Jessica Livingston原来从事无聊的工作。在一次Party上认识了Party的主人Paul Graham(后来的老公与事业合伙人),受到启发开始采访创业者开始写书,从此热爱上startup的世界。

Buffer背后的故事

昨天分享了【Buffer极度透明、公开的文化】,反响不错。今天推荐的这篇文章里,Buffer的创始人介绍了他们这家创业公司的起源。

他原来是做网站的,接私活的freelancer。自己有定时发tweet的需求,所以做了Buffer。上线第一个月,有100个注册用户,其中3个是付费用户。第一个付费用户出现在上线三天后,付了$5。运营了半年后,才全职做这个startup的。在每个月赚$1.3万后,有5.5万用户后,才开始种子轮融资。如今,他们每个月赚将近$55万

里面也提到一个有意思的问题:现在(基本上)所有人白天一份工作,晚上回家都自己做点side project;但回到家很累了,哪有精力好好做side project?Buffer的创始人是这么做的 -- 他早上早起,把自己一天最有精力的时间投入到side project中,然后再干“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