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9 第713期

对中国火爆的视频直播领域的16个观察

视频直播是继微信之后中国移动互联网又一个让老外大开眼界的东西。视频直播的门槛低:主播们不用有什么特殊才艺(唱歌之类的),只要能与观众互动就行;甚至不用化妆、不用特殊设备,美颜工具、软件音效控制应有尽有。

目前视频直播平台仍是混战局面,或许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就像电视有多个频道一样,多家并存。视频直播的主播们80%是女的,观众80%是男的,这种性别结构让购买馈赠虚拟物品成为很自然的事。视频直播体现的是80后、90后的一种孤独:独生子女、远离亲人朋友在外地打拼,视频直播时段一般在晚上10点到凌晨4点,高峰是在晚上12点。

关于电话号码与身份验证

你的各种账号绑定了手机后就安全了吗?本文讲述了 Coinbase 员工手机号被盗、差点危急公司信息安全的经历(可能通过手机号码重置公司里各种账号的密码、盗取巨额比特币等)。

文章最后给的个人信息安全方面的建议挺不错的,公司应该对员工进行基本的信息安全教育。小公司的员工对公司有挺大的破坏力的,要是员工账号被盗,攻击者有可能直接删了贵公司服务器上的所有数据,就好玩了;其实很多大公司也好不到哪去,当年 Google 在中国就面临了类似的危机。

创业圈里的草包族

创业圈里,很多风投、很多创业者或从众、或模仿成功人士的各种行为;别人成功了,他们做了A、B、C,所以我也得做A、B、C;典型的例子:Steve Jobs 成功了,他脾气不好,所以我也得脾气不好。

原文标题的 Cargo Cults 是来自费曼在加州理工1974年毕业典礼的著名演讲 Cargo Cult Science,以前推荐过的文章草包族程序员里有介绍过:二战时南太平洋小岛的土著看到飞机降落卸下货物(cargo),他们渴望得到更多货物,于是想方设法吸引飞机降落:他们筑起了看似机场的东西、伪装成领航员头上绑俩木头假装是耳机;他们似乎做了正确的事,唯一的问题就是,飞机不会降落。

老年程序员

作者是当年起草XML规范的作者之一、现在Amazon工作、曾在Google和Sun工作。在本文谈了他对科技圈年龄歧视的看法,以及身为“老年”程序员的感受。

文中转述了Java之父 James Gosling 的话:“他们告诉我 - 通常我们不招你这种年龄的程序员,但你情况特殊(Java之父?),所以对你网开一面;在Google工作时,听到几个30多岁的人在讨论要去整容变得年轻点。”

鼓吹结对编程好的人能否消停一下

本文认为,喜欢结对编程的人是少数,只是他们声音大,所以造成一种假象好像结对编程已成主流、每个团队都得搞结对编程似的;结对编程实际上效率低,内向的程序员就只想安静编程、不想边敲代码边说话边与人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