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9 第614期

如何给变量取个简短且无歧义的名字

作者在 Google 里设计 Dart 语言,给了4点建议,教你如何在命名变量方面『少废话』。文中给了好变量名、坏变量名的对比,写得很不错。

Pixel Density, Demystified

科普文章,解释了 app 开发里用到的不同大小的图片(1x、2x、3x)是怎么回事,以及 pixel-density-independent 的单位:iOS 上的 Points 与 Android 上的 DIPs。

LinkedIn 是如何失败的

成也 growth hacking,败也 growth hacking。是 LinkedIn 将许多暗黑模式发扬光大的,比如让用户不小心上传了整个通信录、给所有好友群发邀请邮件。

LinkedIn 在使用电子邮件骚扰用户这个领域不断推陈出新,堪称一门绝技。『为了不再收到 LinkedIn 发来的邮件,我 unsubscribe 了 LinkedIn 的邮件、删除了我的邮箱账号、卖了房子、遁隐深林,不料,在河里找到一个瓶子,里面有一个纸条,写着:来自 LinkedIn。』

The Future of Self

什么是“你”?把你的记忆与思考方式上传到 cloud、再下载到火星上的某个机器人上,那个机器人与你具有一样的品味,能做出同样的决策,那么火星上的机器人是“你”吗?地球上的“你”死了,但火星上的“你”还在,那么“你”到底死了吗?

Ev Williams 是互联网上的 Forrest Gump

采访了 Blogger、Twitter、Medium 的联合创始人 Ev Williams,长文,信息量很大。从 Nebraska 的城乡结合部小伙子到硅谷亿万富豪。到硅谷第一份工作是在 O’Reilly 工作。

最初想让互联网更开放、让更多人能发声,但现在的 Medium 却在变成封闭的写作阅读平台。他想把 Medium 弄成是内容界的 Whole Foods,高质量内容服务于高素质读者。当年他把 Blogger 卖给 Google 时,Blogger 只有 100 万注册用户;Twitter 是 2006 年3月公测、7月正式上线、到了当年12月,注册用户有6万人 -- 跟很多人想的『上线第一天用户百万』还是有点距离的。

这几年,我在旧金山的街上、超市、电梯里多次遇到 Ev Williams 本人;我常常在想,他那么有钱、很多人都认得他、也很容易遇到他,他怎么会没有保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