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0 第845期

回首我在 Uber 工作的非常非常奇怪的一年

她在Uber待了一年,备受屈辱:刚入职就被上司在公司聊天软件里约炮,HR部门打太极公然撒谎说该人是初犯、没必要毁了他;她尽管工作优秀但转组屡次被拒;团队文化处处彰显对女性工程师的歧视。

她与公司内其他女员工交流后发现很多人也被性骚扰,而且有些还是被同一个人(向她约炮的那个上司)。遇到这种情况,公司里的 HR 部门值不值得信任?报告给 HR 后会不会遭到进一步的打击报复?

Uber 果然是名不虚传的 toxic work culture;Uber 的 HR 看起来很反人类啊。作者不到一周就找到下一份工作,现在 Stripe 上班了。

文中还提到一个故事:他们团队要给 SRE 工程师们定夹克,只订男的,而不订女的。为啥?120 件男夹克可以打折,便宜;6 件女夹克不能打折,不划算。为了“公平”起见,就不订那六件女夹克了。真是为公司省钱。

Co-founder conflict

创业公司多死于内斗,而非外部竞争。Y Combinator 的前 partner Garry Tan 以自己的经历谈创业中合伙人冲突的问题。创业合伙人之间必然会有冲突,会意见不合、会争执。

要学会接受合伙人间必然会有冲突的这个现实。多个合伙人各有自己负责的领域,可以讨论不同意见,但要信任负责该领域的对方能做最终决策;Strong Opinions, Weakly Held。必要的时候咨询专业人士(如 executive coach)。

最好的投资

最好的投资是你自己。你的知识、技能、人际关系、感情等等。尤其是终身学习的态度。

Unbundling 与 Rebundling

以前喜欢一首歌的话只能买整张唱片,bundling;iTunes出现后,可以只买一首歌,unbundling;现在Spotify和Apple Music付费订阅听所有歌,再次bundling

华盛顿邮报的写作机器人

使用写作机器人可以达到俩目的:1,吸引小众读者。人类编辑写作主要是报道全国性新闻、迎合大众读者,而机器写作用来报道本地或小众的新闻。2,让人类编辑的工作更有效率,自动化各种繁琐工作(如采集、推送热点数据)。

2016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的时候,华盛顿邮报的写作机器人生成了500篇文章,几乎不需要人工干预,吸引了 50 万的点击。其实各主流媒体现在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小程序、辅助人类写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