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0 第535期

十年之前,投资了YouTube

文中给出了 YouTube 在2006年初B轮融资时候用的部分幻灯片,当时的YouTube日活超过250万、Alexa排名95名。赶上了几个趋势:存储变得便宜、网速变快、(能摄像的)智能手机即将成熟。

合同工吃掉了我辛苦写的测试

文中讲了个恐怖故事,合同工为了图省事、不想修复跑不过的测试,直接把测试完全删除,导致代码极其脆弱、处处是地雷、没人敢改动。

文中的Consultant并非字面翻译的高大上的“顾问”的意思,而是非全职的、非正式员工的写代码的合同工。

来自用户的信任是驱动共享经济的燃料

把房子短租给陌生人、或者住进陌生人家里,看上去都是不靠谱的idea,听起来很危险。看Airbnb是如何在社区建设、产品设计方面下功夫,来赢取用户的信任、营造一种安全感。

实名制、强制使用真实的用户头像、来自Airbnb的$100万的担保、鼓励租客给房东好评(建立信誉)等。

一个人的公司

Instapaper的故事:边在Tumblr做CTO,边做Instapaper;Pinboard的故事:边在雅虎上班,边做Delicious的替代品收藏链接。后来都分别变成了他们的全职工作。

现在,Marco Arment 早已把 Instapaper 卖掉了,而 Maciej Cegłowski 依然独自经营着 Pinboard。当 Pinboard 用户达到 1200 人时,收入足以支撑个人的生活,进而变成一份全职工作。

Pandora创始人讲述从濒临破产到$10亿上市的经验教训

互联网泡沫破灭后,2000年底的Pandora没钱了,发不出工资。50人的团队在几乎领不到薪水的情况下坚持了2年半,竟然最后还能上市。创始人自己刷爆了11张信用卡,支付部分员工薪水;管理层带头不拿薪水,危机度过后,管理层晚于员工们拿到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