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06 第806期

写指环王与写软件的相似之处

这种经典传世之作的小说里的情节、人物关系构成一个复杂的系统,但最初也是从第一个词、第一段、第一页开始写起,一开始构思的情节与最终大家看到的往往不同,也是不断迭代、重构。

风险投资将会谋杀 Medium

一向鄙视硅谷式的拉风投创业的 Ruby on Rails 之父 DHH 撰文谈了他对 Medium 裁掉 1/3 员工的看法:投资人要的是大跃进、拔苗助长快速来钱,Medium很难做小而美、有情怀的产品的。

Medium 目前融资 $1.32 亿,这是很多钱吗?不。在硅谷 100 多个员工的创业公司每个月烧 $300万、$400万 是很正常的,做一下算术你就知道 $1.32 亿其实撑不了太长时间的。

The Reality of Developer Burnout

著名的 Python 开源网络库 Requests 的开发者分享他的心路历程:满腔热血做开源项目、来自项目用户的无止境的请求让自己疲惫不堪一度想把代码都删了得了、重新寻找编程以外的生活乐趣平衡工作与生活。

做开源项目的活雷锋们如果没有经济报酬,单靠信念、毅力、兴趣,免费为项目的伸手党用户们做牛做马,这是难以持久做下去的,必然会有疲惫、失望、心灰意冷的一天。

我做的湾区日报虽然不是开源项目,但也有类似之处,投入不少时间。我之前做的几个重要决定很大程度保证了我能继续长久做下去:1,湾区日报带来少量收入,比如 app 内购、广告等;2,关闭微博评论,这样就能少看到一些负面的攻击挖苦的言论;3,对大部分请求说“不”。

A Year Without a Byte

Flickr 分享了他们在过去一年成功节省图片存储空间的经验:回收利用预留空间、用GPU动态生成部分缩略图、无损压缩JPEG、不存那些很少人看到的图片的缩略图等。

穷游 CES 终极指南

CES是消费电子产品爱好者们的年度盛会,每年1月在赌城拉斯维加斯举行。本文给屌丝们指引了一条“每天花费$100以内”穷游 CES的道路,节省时间与金钱,从CES收获见识与人脉。

本文写于2008年,作者写此文的时候是32岁,他在前一年刚卖了自己创建并经营了6年(其中三年没拿工资)的公司。这位少年现在哪里、在做什么工作呢?他在一家出租车公司工作,职位是 CEO;这家出租车公司叫 Uber,或许你曾经听过这家公司以及这位作者的名字:)

本文堪称 Travis Kalanick 的“革命前夕的摩托车日记”。用他的话讲,那是一段“血、汗与拉面”的日子(Blood, Sweat and RA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