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8 第672期

关于 Adobe Flash 的几点想法

这是 Steve Jobs 在2010年亲自撰文解释为什么 iOS 上不支持 Adobe Flash,并有力回击了 Adobe 向 Apple 泼的脏水。全文条理清晰,堪比 GRE 范文:)

1,Flash 是 Adobe 封闭的技术,web 是开放的,要用就用开放的HTML5;2,即使不支持Flash,iOS上照样能看视频,还有数以万计的游戏玩;3,Flash有安全漏洞;4,Flash影响电池寿命;5,Flash是桌面电脑时代的产物,对触屏不友好;6,听说Adobe想让开发者们用Flash做跨平台的app?没门!我iOS加了新功能,若你Flash不及时支持,app开发者就没法用上我iOS新功能了。

深入浅出 Eventually Consistent

来自 Amazon CTO Werner Vogels 的精彩博文,本文的目的是为了像大众科普一下大规模分布式系统的构造与运营需要特别考虑的地方,如 data inconsistency 是普遍现象。

他们 Amazon 在 07 年发的关于 DynamoDB 的论文可以当成分布式系统实战案例来读,有点“五十合一大礼包”的意思,没有很创新的地方,但用到的技术很全面。

Imaging, Snapchat and mobile

关于手机摄像头及其应用的思考。现在的智能手机不仅仅是“电脑+摄像头”,如果用“电脑+摄像头”的思维模式来思考潜在的应用,那就太狭隘了;把触屏、AI、传感器、GPS、社交网络等都考虑进去,会有很多有意思的应用。

最终,手机能“看见”世界,手机摄像头不仅是用来拍照、即使拍照了也不一定要存下来,手机摄像头是手机的眼睛,AI能分析能推理“看见”的东西。

Fuck-it List

有上进心的人以及活得很累的人都有一个庞大的 Todo List,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文章提议搞一个 Fuck-It List,列出一系列不值得自己花时间做的事,为自己减轻负担。

“If you want to live a constructive life, you have to stop mentally cursing yourself over things that don’t matter.”

关于 App 定价的讨论

桌面电脑时代,你花一个固定价钱买软件,付费一次终身有效;互联网时代,你付费订阅,相当于是租线上服务,毕竟对方要24小时跑服务器并持续维护。那么 App 是应该付费一次完全拥有(单机版软件),还是付费订阅(本质是线上服务)?

多个平台上的同一个 App(如 iOS 与 macOS)需不需要分别交钱?用户看来,软件是神奇的看不见摸不着的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做出来的东西,不同平台上的同一个 App 就是同一个 App;开发者看来,不同平台的“同一个”App压根就不同,代码复用率极低(这个跟用户解释不清的),应该分别购买。

文中最后提到的 patronage 的模式:艺术家、App 独立开发者或任何搞创意工作的人的生活经费由忠实粉丝赞助(比如每人每月支付几块钱),积少成多,让创意工作者们不用为钱烦恼,全心全意搞创作。Overcast 2 就是这种模式,没有付费用户与免费用户的区别,用户自愿定期支付几块钱给开发者,现在这个 app 每星期能有几百个人主动掏腰包,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