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2 第887期

你若只给四颗星,你的 Uber 司机会失去工作的

Yelp、Uber以及各领域的Uber们都有满分五颗星的打分系统,不同人不同的服务对五颗星的理解不同,四颗星在Yelp的评分体系里是很不错,但若Uber司机得到一堆四颗星就算很差的了。

YouTube 很早以前也是用五颗星的评分系统,后来改成了同意(拇指向上)与不同意(拇指向下);Netflix 最近也将五星评分系统改成同意与不同意。

Uber的评分体系里:五星,司机顺利把我送到目的地;四星,司机很糟糕,过一阵子再开了他吧;三星,糟透了,不想再见到他;二星,不只是糟透了,很危险,严重超速;一星,这是个犯罪分子吧。

Niche Networks

现在还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新的社交 app?每个人都只用那么几个社交 app,腾不出时间再去尝试新的社交 app 了。若真要做新的社交 app,不要做大众化的,专注于垂直领域。

有多少人觉得 Snapchat(或微信?) 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个成功的社交 app 了?手机平台太拥挤了,再做一个老少咸宜大众化的社交 app 很难杀出一条血路,大家现实生活中都那么忙,没空用你的新 app。专注垂直领域,用户虽不多,但 targeting 强,广告可以卖贵一点,或者尝试付费订阅等广告以外的盈利手段。

再宣传一次啊,我昨天胡说的那个“一段时间不联系、朋友关系会过期的聊天 app”,有没有人要做啊~

Google 图书搜索的迷失

Google 图书搜索是一个有情怀的项目,要将所有纸介质书数字化,2004年上线。因为这个项目 Google 被出版社、书的作者们告得一塌糊涂。但最近几年似乎该项目没啥动静了?

图书搜索团队在公司政治斗争中失利了?与核心广告业务关系不大进而被边缘化了?战略调整、资源整合、腾不出手来维护这个10几年的项目?项目优先级在公司所有项目里太低了争取不到资源?

为何 Slack 之类的群聊工具不适合用于开源项目的协同开发

软件开发是团体运动,开源项目更是如此,公开透明的沟通很重要。Slack之类的聊天工具是封闭的,聊天内容外人看不到、搜不到;开源项目的开发跨时区很正常,实时聊天不切实际。

最好还是异步沟通,老土的邮件列表其实就挺好的,也很方便公开出来。

创业初期的大客户会毁了你的创业公司的

大公司给你抛出橄榄枝,成为你的创业公司的潜在用户,还只是潜在;然而大公司手续繁琐、事儿多,拖了大半年还不想付钱、还要再试用看看,结果你的创业耗不起,钱很快烧完了,卒。

而且这种大公司潜在用户会提很多功能需求,这些功能只适用于他们这种大公司,你花时间开发了其他小公司客户也用不了,白白浪费时间。SaaS创业公司最好一开始拉一堆同样是创业公司的客户,一起成长;慢慢拉来中型公司客户、最后大型公司客户,循序渐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