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5 第975期

你的恐惧与愤怒是如何帮媒体们盈利的

本文算是 “震惊!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 这类标题党的理论依据了:)线上媒体写文章花的时间不多,但“包装”却要下一番功夫,一切都是为了利用人的七情六欲来获取点击量。

从 Venmo 等移动支付、转账 app 的普及,我们知道朋友有多廉价了

以前朋友出去吃饭,要嘛抢着买单、要嘛AA的时候一个人全付了再取整向其他人收钱(做人情、忽略零头);现在手机转账,精确到几毛几分钱。这是好事(方便)还是坏事(没人情味)?

Venmo 还有个功能:你可以看到其他人的转账活动(当然可以隐私设置的),大概能猜出这两人是否在拍拖,或者看到别人出去玩但没叫上你而感到失落、愤怒。

避免自己制造的麻烦

不拉风投又能赚不少钱的 Basecamp 的创始人 CEO Jason Fried 又来藐视那些的主要盈利模式是拉风投、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人浮于事的普通公司了~

避免用户快速增长、避免公司员工快速增长、避免大团队做项目、避免很长的项目周期、避免无用的长期计划、避免与其他公司浪费时间谈合作、避免管理层的官僚主义拖慢了做决策的速度等等。

风投加持的创业公司在开源社区里搞破坏

新套路:创业,融资;用户群体是开发者;取得一些开发工具类的开源项目的控制权后,改代码,植入公司广告;不用花钱就能做广告,鸡贼。

文中曝光的公司是 Kite,做 IDE 的插件、用人工智能与程序员结对编程。其创始人 CEO 是 Adam Smith,他是 Dropbox 创始人 Drew Houston 在 MIT 读本科时一起混兄弟会的哥们;Drew Houston 在 2013 年 MIT 毕业典礼的讲话 中提到了 Adam Smith:当初看到好哥们 Adam 十分顺利的创业过程,Drew 心理也是很不平衡的(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 as time went on they kept getting pulled away by potential investors who would share their secrets and take them on helicopter rides. I was a little jealous — I had been working on my company for a couple years and Adam had only been at it for a couple months. Where were my helicopter rides?”

管理 Uber 官方网站上的内容的 CMS

Uber 的网站针对全球各地区的宣传内容都得有所不同,以前是各地区运营团队自己搭小网站,高峰时有1500多个微型网站。现在他们做了个统一的、很复杂也很灵活的 CMS。

该 CMS 取名叫“变色龙”(Chameleon)。新人入职(或其他团队的人)很容易被这些顾名无法思义的名词弄晕;取这些名字听着很酷、图一时爽,但对跨团队的沟通交流来说却是个障碍。当然了,他们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