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6 第1281期

三个法国学生用代码生成的画卖了$43万背后的故事

前不久一副 AI 生成的画卖了 $43 万。这是三个 25 岁的法国博士生“借鉴了” 19 岁的 Robbie Barrat 开源的代码而生成的画,代码改动极小。本文讨论了功劳该归谁的问题。

训练无人车的贫穷的肯尼亚人

主要讲了 Samasource 这家硅谷的公司外包各种 data labeling 的任务到肯尼亚,为那些每天赚$2的人提供每天赚$9的机会。考虑还挺周到:工资不能开太高,不然会扰乱了当地市场经济。

怎么工作的?就是对着桌面电脑,点鼠标,用肉眼识别图中的东西。很多人从没用过桌面电脑。当他们被要求“搜索一下某某东西”的时候,放着面前的桌面电脑不用,而是掏出手机进行搜索。

作为工程师,我是如何组织知识的

用 Notion 来做笔记、Wiki;用 Pocket 来收藏文章;用 SnippetStore 来收藏代码片段;到 DevHints 上看 cheat sheet;用 Diigo 来高亮网页里的内容。

Apple 的社交网络

传统的社交网络计算 ARPU:每年从每个用户赚多少钱。Apple 建立一个线下的社交网络、提高用户忠诚度,提高 ARPU,忠实粉丝们不断回来花钱。这是比总共卖了多少支 iPhone 更有意义的指标。

Slow Learning

前不久经济学人杂志的文章渲染了一条 AI 速成之路,文中提到的“上了fast.ai在线课程、成为Google研究员”的案例。该案例的主人公写此博文驳斥:这不是速成,这是几年积累下来的丰富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