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失败的经验总结

RethinkDB: why we failed

RethinkDB从2009年开始做,到2017年宣告创业失败,是MongoDB的竞争产品。RethinkDB技术做得不错,打磨了三年才正式推出,却远远输给了技术不咋地、但营销很牛逼的MongoDB(已上市)。

Riley is shutting down + team is available

CEO 范文。命题作文:你的创业公司即将关门,写一封电子邮件给你的投资人,通知他们公司要关门了,总结失败原因,请求帮助,看能否帮公司员工找到下一份工作。

最终投资人能拿回 20% 左右的钱。

Evan Williams: How Odeo Screwed Up

2006年9月份的考古文。Odeo是播客网站,他们做不下去了就探索其他idea。140字状态更新的twttr服务看着还行。Ev Williams总结在本文总结了Odeo失败的原因。

不够专注;做的产品自己也不用(他们自己也不做播客);做得不够快;融资太多,招太多人,有太多来自外界的噪音、导致对自己的直觉没信心。

On Shutting Down

创业失败是常态、公司里项目失败了也是常态,但很少看到关于怎么关闭公司、下线项目的建议。如果确实做不下去了,要及时止损,长痛不如短痛。本文值得一读。

人生中会遇到很多需要“承认失败”的时刻,如果年轻时不多练习的话,将来随便遇到一次、恐怕会憋出心理疾病的:)

消失的视频与失望的奶奶们

不错的段子:几年前某做饭食谱类的网站开始抄Snapchat的功能、让视频会过期;为了让上线时看起来欣欣向荣,就把已有的视频“复制”一份、成为会过期的视频;最后原有的视频莫名其妙地也消失了。为啥?

为了省钱,不愿意复制视频、占存储空间,会过期的视频其实是指针,指向原视频。然后都删了。用户们(老奶奶们)就很不开心。

4 Lessons From a Failed Startup

这个比喻不错:不要净想着如何省钱、延长公司的runway,而要尽量优化做实验的次数,该花钱的地方要花钱;就像打球一样,不要优化持球时间,而是尽量优化投篮/射门的次数。

有听过创业公司在融资后,去买基金、甚至买 bitcoin 的;投资人都哭了,我还不如自己去买基金、买 bitcoin。

Clinkle 的内幕(2014年)

Clinkle 是与 Snapchat 几乎同时诞生于斯坦福校园的公司,做移动支付、转账的app。秘密研发了3年才上线,上线几个月后公司就关门了。啥都没做就融了$3千万。是近几年比较经典的失败案例。

CEO 开始融资时的参数:超级富二代、20岁白男、斯坦福本科在读、超级自信,这种几种元素混合在一起,就算没有产品、连 PPT 都没,硅谷风投的模式识别算法也能直接给他$3千万。这公司的各种极品事放进电视剧 Silicon Valley 里都毫不违和。据说这哥们最近进军币圈了。

员工被招进公司之前只给看 demo 视频,因为 app 不 work;CEO 让运营团队(主要都是女性)给工程师打杂(买菜、洗车、给车加油等);VP Eng 进公司第一天,发现这公司不行(一方面大裁员,另一方面大规模招人),立刻走人;公司投资人很多,但每人投很少,所以没人在乎,没人对公司幼稚的CEO进行监督。

Shyp CEO 总结的 Shyp 为何会失败

Shyp 是上门打包、帮你邮寄包裹的服务。2013年开始做,融资$6000多万,现在正式宣布失败、关门大吉。创始人 CEO 在本文对自己的公司进行验尸报告。

下次当你看到某公司融资几千万美金的时候,你应该告诉自己,这笔钱其实也撑不了太长时间哦。一轮融资一般都是准备12到18个月花完的,在花完以前就得融下一轮(或者能赚钱)。

How not to replace email

把十年前的失败产品  Google Wave 拿出来鞭尸:这种号称要替代 email、让通讯变得更方便的产品,如果期望一上线就有无数用户瞬间抛弃自己已有的通讯手段、瞬间采用这个新产品,结局都不会太好。

所有通讯产品的杀手级功能都是:我的其他朋友都在用。最好一开始能与其他已有的通讯工具集成,不然自立门户、从0到1、说服别人放弃已有的通讯手段是很难的。

Why Xpert Financial Failed

不错的创业失败的验尸报告。其创始人CEO剖析了公司失败的几个原因:时机不对,创业公司期权交易在当年还不流行;法令严格;不舍得花钱招好的工程师;品牌意识不强,每年都换一个名字,让人记不住。

不舍得花钱招好的工程师:他们付工程师的工资是 $5.5 ~ $7.5 万/年;这可是在旧金山湾区啊,一分钱一分货;花 $7.5 万的话,工程师也只能给你出价值 $7.5 万的力。

还没开始就失败的创业经历

他是很有名气的设计师;2010年设计了个邮件客户端,瞬间十万人表示有兴趣使用;他这些年来断断续续找了工程师来做合伙人(甚至股份五五分),但都开工后不久失去兴趣而离开;他自己也没激情,纯粹是完成任务(十万人有兴趣啊)。

邮件相关的产品都不好做;2015年我推荐过一篇“为什么在电子邮件领域这么不容易创新”,可以再回过头读一下:很容易设计出美轮美奂的概念性质的电子邮件客户端,难的是实际做出来并符合千奇百怪的用户的高期望。

So Close

做智能电子锁的创业公司 Otto 的创始人无奈又悲情的文章:公司差点被收购,谈得差不多了但对方确反悔了,一下子耗干了公司的财力,之前客户预定的产品没法发货了,恐怕永远都发不了货。

"I define startups as companies that don’t have control of their own destiny because they rely on investor cash infusions to operate."

Juicero 的消亡

每个月烧 $400 万,董事会要求公司看能否每月只烧 $100 万就好,做不到,于是公司关门。公司创始人是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嘲讽公司里喝牛奶或酸奶的员工,不给去非素食餐厅吃饭的员工报销。

采访十几个前员工:SoundCloud 衰败的内幕

2014年初 Twitter 差点收购 SoundCloud,CEO 到处跟人说“今天就要签字了”。结果 Twitter 决定不收购了,SoundCloud CEO 很受伤。领导人看着很不成熟啊。

SoundCloud 一开始是俩创始人的 side project,用于分享自己创作的音乐片段;07年花了 $400 买了 SoundCloud.com 的域名;08年10月结束 beta 测试、正式上线,注册用户2万;2010年5月注册用户1百万。网站的内容是不错,主打独立音乐人的作品,就是不赚钱;但创始人早已先富了,跻身上流社会了。

这个。。。"One former employee who left in the summer of 2016 remembered a photo of Ljung(SoundCloud 的创始人、CEO) taking a private jet. “People were like, that should be going to my salary,” they said."

SoundCloud 失败的商业模式赶走了内容创造者们

2007年成立,SoundCloud 期望成为声音领域的 YouTube,但长期以来无视某些内容创造者的恶意营销、也无法让其他拥有大量粉丝的创作者们赚到钱,网红们就只能带着粉丝投奔其他能赚钱的平台去了。

SoundCloud 的情况与被 Twitter 收购、又被 Twitter 亲手扼杀的 Vine 类似:对于新的社交网络平台,光有大量用户是不够的,你还得能留住网红,别让网红因为在你平台赚不到钱而跑到竞争对手的平台去了。

关于 Hardbound 的坏消息

Hardbound 创始人 CEO 宣告创业失败,很真切的反思文章。他们这个 app 是用插图的形式总结书的内容,1200个付费用户,月收入$2千5,月支出$1万3,谈了72个投资人,融资失败、无法为公司续命。

 

Ubuntu 手机为何会失败

Ubuntu桌面版、服务器版的操作系统有很健康的一个开发者社区。但手机操作系统却没有做好这样的社区。连最基本的打电话的功能都有bug,主流线上服务都没有相应的app,消费者是买了一块砖头吗?

文中还详细分析了商业上的各种失败的原因。

地球的脉搏从未开始跳动:为何Twitter用户数无法增长

2010年相当于Twitter的万历十五年,这一年Twitter董事会赶走了创始人Ev Williams,Ev在前一年提出的将Twitter打造成地球脉搏的伟大愿景从此不会实现了。

所谓地球的脉搏的设想:Twitter开放API、善待开发者,让无数开发者创造性地挖掘Twitter实时数据中有用的信息,有点类似现在Foursquare开放精确的地理数据给开发者们;盈利的重点不是广告,不用处心积虑地与使用API的开发者们作对;可以让开发者们付费订阅实时数据 -- 或许能成为类似彭博终端这样暴利的产品?

2009年Twitter员工被黑客入侵,公司内部的一些绝密文档的截图外泄。那时Twitter上线第三年,雄心壮志,力争在2013年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达到10亿用户量的互联网产品(09年用户数2千5百万);当年正与Google进行貌合神离的合作、做好了与Facebook全面开战的准备。

Brain drain

Y Combinator 孵化出的公司 Genius 年初悄然裁员 1/4。从注释 RAP 歌词,到“注释整个互联网”的雄心壮志,再到转型成为视频内容为主的媒体公司。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之前读 The Launch Pad: Inside Y Combinator,书里大篇幅介绍 Genius 这家公司,看上去前途一片光明的样子。现实中则是非常挣扎。他们“注释这个互联网”的 Chrome 插件才1.2万人使用。

可以匿名发消息的 app 为何都失败了

匿名降低了实施网络暴力的门槛,可以无责任随便骂人、造谣、毁谤。已下线的 Secret 一度雇佣了90个全职员工进行删帖活动,维护成本太高。

让人上瘾的线上服务往往都需要用户有个身份,即使不实名、也得有个网名;有这么一个身份,用户就能日积月累地进行投资(时间、精力、金钱),让身份变得“尊贵”(如名声、等级、积分等机制);人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不断回来维护自己的虚拟身份,用户留存率就上来了。而匿名的 app 里,用户没有身份,没法进行“投资”(投资时间、精力),没有回来用的必要,新鲜劲过了也就不想用了。

There’s No Magic in Venture-Backed Home Care

HomeHero 曾是老年人居家看护领域的 Uber,在花完风投给的钱之前决定放弃这一领域彻底转型。创始人在本文总结了这些年的经历、经验、教训。

这种某某领域的 Uber 都要与政府法规做斗争;这种公司招一堆合同工,便宜,不用给他们买保险、没带薪假、避免各类潜在的雇佣官司等,但政府法规往往要求这些提供服务的人得是正式员工。HomeHero 一度遵纪守法把合同工都变成全职员工,结果多方都不讨好。

已下线的 Parse 的架构与相关信息

在下线前,有100万个 app 使用 Parse;完全跑在 AWS 上;曾是世界上最大的 MongoDB 使用者;服务器原来用 Rails 写,奇慢无比,后来改用 Go 写了。使用 MongoDB 运维起来各种坑。

工程师分配情况:8人写 SDK、8人写服务器、8人做 DevOps、若干个做其他的。

Winamp 之死:你们的第一个 mp3 播放器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上个世纪 90 年代末的网民都用过 Winamp。典型的年轻人辍学创业的故事,免费下载、建议捐款$10,就这样每个月都能赚$10万,可见当年有多火爆。后来被 AOL 收购,然后被 AOL 毁了。

当年 Winamp 的网站每月都有几亿 page view,要不放广告就可惜了;还真别说,AOL 还真给放广告了。当年 AOL 手中有内容(时代华纳)、有播放器(Winamp)、有社区,本有机会成为 iTunes 或者 Pandora 这样的线上服务的,但还是玩砸了。

全家桶的鼻祖?“Winamp would have a larger US audience today were it not the fact that AOL tried to get people to install Netscape or AOL or something else when they installed Winamp,” McIntyre concluded. 

Evernote 是风投与做笔记 app 的杂交产物

当做笔记的 app 拿了巨额投资后,它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做笔记 app 了,它得不断增肥,仿佛功能越多、越能撑起超高的估值、最终上市或被巨额收购。

Evernote 是一款做笔记的 app,还能用来聊天,它是最懂 PDF 文件格式的做笔记的 app,动画效果做得不错;虽然运行起来很慢,但功能绝对比其他小作坊开发的做笔记 app 还要多得多得多,除了做笔记不太方便外,其他功能都做得不错。

BitTorrent 还没死

多数人都听过 BitTorrent 协议,宅男们熟知的BT;但很少人知道BitTorrent是基于该技术做起来的公司。多次转型、苦苦追寻盈利模式、被风投玩弄于股掌之中,至今还没死。

在 Pebble 被收购后,采访其创始人 CEO

他今年30岁,这是他在合法喝酒的年龄后第一次不当 CEO。Pebble 太晚意识到智能手表的主要用途是运动、健康方面的数据收集;CEO 本人到处游说也没融到钱,只能卖给股价创新低的 Fitbit。

我的创业公司是如何失败的

很诙谐的文章。他在斯坦福读了 MBA,他创业是去卖“避孕套钥匙扣”,成本5毛钱、可卖$1.25。创业两年后,个人资产比创业前还少1万。现实中有太多商学院没教的事了:)

Pebble:从拒绝以$7.4亿被收购到最终以低于$4千万卖身

2015年,西铁城出价 $7.4 亿想收购智能手表公司 Pebble,被拒;前几天,Pebble 被 Fitbit 以低于 $4 千万收购。以后这类“拒绝高价被收购、最终以低价卖身”的案例又多了一个。

拒绝被收购、然后蒸蒸日上的案例有 Google、Facebook、Snap;而拒绝被收购、最后以更低价格卖身的案例有 Yahoo、Groupon、Pebble,欢迎补充。创始人与投资人们总是雄心勃勃、信心满满。

Vine insiders: Twitter never liked what Vine became

采访了两个 Vine 前员工以及一个 Vine 重度用户。Twitter 管理层想把 Vine 搞成分享比较艺术的视频的地方,不料本届用户不听话,净上传搞笑视频了。

“their vision was art, but it became personal and entertainment, and it was an uphill battle to fight for the creators and the comedians ... You definitely didn’t feel a lot of support from above in that direction.”

成人网站 Pornhub 还开玩笑地说想收购 Vine。

文中贴了一条 tweet,上面有国外网红在各个社交渠道做广告的价位表;如果有5万到50万粉丝的话,发一个贴,在 YouTube 上收 $2500,在 Instagram 或 Snapchat 上收 $1000,在 Twitter 上收 $400。

这场秘密会议改变了 Vine 的命运

去年秋天,近 20 个 Vine 上的网红集体向 Vine 提议:支付他们每人 $120 万现金并实现他们提议的新功能,他们才定期在 Vine 上更新内容,不然的话,他们就离开 Vine 投入其他视频平台的怀抱。

Twitter 在 2012 年收购 Vine,但 Vine 第一版直到 2013 年才上线,现在 Twitter 即将关掉 Vine 了;类似的故事,Twitter 在 2015 年初买下视频直播服务 Periscope,收购两个月后 Periscope 第一版才上线,可以预想 Periscope 的结局了。

在对待平台上的网红的态度上,YouTube 就做得很好,把那些网红照顾得服服帖帖的;文中提到 YouTube 常会给他们这些网红“小惊喜”,比如给你 $1000 的 gift card 让你去买一些比较好的摄影设备。作为平台,你想要有优质内容,就得舍得花钱、花时间、花感情去投资,想空手套白狼是不行的,走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