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传记/采访

Jack Dorsey:只用 iPhone,管理两家上市公司

Jack Dorsey 唯一的计算设备是 iPhone,不管是家里还是工作,都没有 PC。作为两家上市公司的 CEO,好像也没有什么使用 PC 的地方。计算设备的主要作用就是发邮件,简单记事本,刷 Twitter。

Naval Ravikant 的播客采访

最近经常听读 Naval Ravikant,他是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也是 AngelList 的联合创始人。在 The Knowledge Project 的一期播客中,他讲了自己的生活/工作哲学,如何做决定,幸福的概念和生活的意义等内容,这里是完整的播客文字版。

播客音频: https://fs.blog/naval-ravikant/

感谢 Camellia 的投稿。

寻找 Lena Forsen

计算机图形学经典测试图片背后的人物 Lena Forsen 今年 67 岁了。拍那张花花公子封面照片时是 21 岁。她的儿子也在科技圈里工作。本文作者在斯德哥尔摩找到了她本人,探寻了她的人生故事。

My Dad's Friendship With Charles Barkley

两个不太可能有交集的人成了好朋友:一个是90年代NBA巨星Charles Barkley,另一个是作者的父亲、90年代从中国到美国(读研究生、工作、定居)。相当美好的故事。

这篇文章恐怕是本周末美国社交媒体最火的文章了。

Jeff Dean 与 Sanjay Ghemawat 的友谊

两人无需介绍。两人从DEC到Google,一起共事20多年;Jeff外向,Sanjay内向;Jeff的代码飘逸,Sanjay的代码工整;Jeff已婚有娃,Sanjay至今单身。二人时常结对编程。

纽约客长篇报道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两个软件工程师。

神秘的亿万富豪与软件血汗工厂

Joe Liemandt 与他的公司的故事。收购了一堆不酷但能赚钱的商业软件公司,开发人员都在海外,不给配电脑、不上健康保险、每小时$15到$50,电脑上装监控软件,记录鼠标移动、键盘打字、每10分钟截屏一次、摄像头开着。

Red Hat 创始人 Bob Young

读历史系、1976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创业。1993年身家缩减到比大学毕业时还低,有三个小孩;靠信用记录很好的老婆申请多张信用卡陆续刷了$5万、开始 Red Hat 的创业历程。当时Linux诞生才两年。

他在十几年前离开 Red Hat 时就把所有 Red Hat 股份都卖了。最近 IBM 大手笔收购 Red Hat,他就少赚了好多好多。后悔吗?不。都是机会成本。这十几年用那些钱也做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如果股票持有到现在是能赚更多,但过去十几年就不会那么有意思了。

微软的二号员工 Ric Weiland

他与微软俩创始人就读同一所高中。35岁从微软退休后,致力于慈善事业(艾滋病相关、LGBT相关)。他手中的微软股票从$400万涨到1992年的$2200万,再涨到1999年的$1亿。2006年去世。

亚特兰大的新晋 Billionaires

Mailchimp 总部在亚特兰大。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被裁员;2001年开始邮件列表、邮件营销的 side project;2007年1万个用户时全职做;没有融资,俩创始人完全控股,各有 $21 亿。

以前分享过很多关于 Mailchimp 的文章。创始人CEO在以前的采访中提到:最后悔的事?2006年他将所有积蓄买了 Apple 股票,一股 $17;但他看了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写的投资的书,说是要分散风险,于是他买了一堆看似安全、但最后都亏钱的股票;还不如把钱拿出来投资自己的公司。

孙正义与他的软银对 Sand Hill Road 发起的 $1000 亿闪电战

软银要每两三年融个$1000亿,专门投资每个领域占统治地位的巨型创业公司,每家投几亿到几十亿不等。硅谷老牌风投们都达不到这种规模。孙正义说:“我总是穿优衣库。”

采访 Jimmy O. Yang

Jian-Yang 的扮演者。在香港长大,13岁来美国;拍 Silicon Valley 第一季赚了 $2700,用这笔钱首付买了二手车去开 Uber(在拍完第一季与拍第二季以前的空档)。励志故事。

记与 Steve Ballmer 一起共事的二三事

很多人认为在 Steve Ballmer 带领下,微软走了下坡路。本文还原出了一个牛逼的、数学能力出众、对微软忠心耿耿的 Steve Ballmer。

20岁,身家 $9 亿

Kylie Jenner:卡戴珊们的同母异父的小妹,1997年出生,2007年参加他们家的真人秀电视节目,2018年初生小孩。Instagram账号有1.11亿粉丝;自创口红品牌,7个全职员工,年销售几个亿。

传统的硅谷式的创业:从车库里开始创业,一定要有车库。当代电商的创业:在社交平台上积累大量粉丝,每个帖子都是广告(卖自家的产品)。卡戴珊家族,厉害。为啥她不姓卡戴珊?因为她爸不姓卡戴珊;后来她爸变性成功,她就有了两个亲生母亲了。

我是如何学编程的

十一、二岁开始学做静态网站,十四、五岁买了本PHP+MySQL的书学习动态网站制作,斯坦福计算机系读本科、硕士,做一堆的 side project、参加一堆的 hackathon。总之就是不断编程。

可以参观一下作者的简历

Grow the Puzzle Around You

Y Combinator 创始人 Jessica Livingston 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出生不久母亲离家出走,抛下她爸与她;奶奶是她成长的榜样;英语系毕业;创立 YC、麻雀变凤凰的故事。

她虽然没有技术背景,但她出色的组织活动的能力、对人性的洞悉,在 YC 创立的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成立公司、设置银行账号、安装空调、买菜、创建法律文件的模板、联系演讲嘉宾等。创业过程有太多“不酷”的事情得亲力亲为了。

第一批 YC 投资的公司里,YC 给每个创始人 $6000,与 MIT 研究生在暑假的奖学金相当,仅够生存。

“You are a jigsaw puzzle piece of a certain shape. You could change your shape to fit an existing hole in the world. That was the traditional plan. But there's another way that can often be better for you and for the world: to grow a new puzzle around you.”

Spotify CEO 中学时月入 $5 万

1983年出生,13岁开始帮人做网站。第一个网站收费$100、第二个$200,一年后$5千;用电子游戏巴结班里数学好的同学,教他们编程并放学留下来帮自己做网站;做网站太忙了,他就贿赂同学帮他考试。

18岁时管理 25 个人;父母注意到他收入不错是因为某天他突然搬回了一台巨大的电视。后来加入或创建的几家公司分别在几个月内被收购(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然后开始做 Spotify,时年 23 岁。最近 Spotify 上市了,这是 20 多年的打怪练级的结果。

Uber 的新 CEO 谈自己从伊朗移民到美国的经历

他出生于1969年,他家是伊朗富豪。童年时,伊朗的伊斯兰革命爆发,家里的资产被国有化,1978年全家逃难到美国。1996年成为美国公民。2015年他在Expedia当CEO时薪水$9500万。

这是 Uber CEO 的移民经历。可以对比一下 Uber CTO 的移民经历,1979年从越南逃难到美国。而前几天正好也推荐了一篇这是硅谷风水最好的建筑,主人公也是为了逃避伊朗的伊斯兰革命而来到美国的富商家庭。

Whitney Wolfe Herd 如何打造美国增长最快的约会 app

她 1989 年出生,曾是 Tinder 的 VP Marketing,后来告 Tinder 性骚扰。25 岁接受英国的约会 app Badoo 的 $1 千万投资成立另一个约会 app Bumble。

Bumble 类似 Tinder,翻异性的牌子,左滑、右滑,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必须女性发消息后,双方才能进行对话;这样大大减少了男性随便骚扰女性的情况。她的投资人在这个 app 里占股份 79%,她自己占股份 20%,他们的员工去分剩下的 1%?

针对主管 Apple 零售业务的 SVP 的长篇报道

Angela Ahrendts 加入 Apple 前是 Burberry 的 CEO。她管了一半的 Apple 员工(多数是 Apple Store 里的)。各种谣言,她就是下一任 Apple CEO。

他们要把 Apple Store 打造成 "town squares";店里提供免费 wifi、编程教学、户外桌椅,就是要让顾客在店里逗留越久越好,能顺便买几台 iPhone 最好了。每年有超过 5 亿人造访 Apple Store。

Susan Fowler 对 Uber 进行大爆料后首次接受记者采访

家里7个孩子里排行第二;没有读高中,全奖被ASU录取,后转学到UPenn;24岁加入Uber,工作一年;今年2月份写长篇博文爆料Uber恶劣的公司文化;现在Stripe上班;今年26岁。

了不起,一篇博文、再借助主流媒体+社交媒体的帮助,一个普通工程师、一个个体是能撼动如日中天的大公司的,至少让 CEO 下台了。

“Did you read that interview with the C.E.O., Travis, where he talked about how Uber helps him get girls? He’s a misogynist. I could never use his product.”

我三年级时的篮球教练:Steve Ballmer

1999年,作者读三年级时,(时任微软主席、后来的微软 CEO、现在快船队的老板)Steve Ballmer 是他们篮球队的教练。当年那些孩子的父母都向他们隐瞒了此人的真实身份。

Steve Ballmer 一开始是训练他儿子与他儿子的朋友;后来干脆就带起了整个儿童俱乐部的球队。他不管工作多忙,也不会错过这些孩子的任何一次比赛;他还带来 NBA 里的投篮教练对孩子们进行训练;训练场地紧张时,他带孩子们去微软的体育馆里训练,当时孩子们很奇怪:为啥体育馆里的成年人都在看他们。

类似的故事:Steve Wozniak 是我小学五年级时的电脑老师

采访 Houseparty / Meerkat 的创始人 CEO

他是以色列人,学建筑的。建房子能把人聚集在同一空间里,做 app 也行,于是迭代了几个视频直播类的 app,最有名的是已下线的 Meerkat。文中不少好词好句。

If the last decade was about sharing, then the next would be about participating.

People don’t want to be impressed. They want to feel valued.

A Hacker’s Hacker

19岁从大学退学,学校已没啥可教他的了;23岁创立做数据仓库的公司;33岁开发MySQL(1995年);46岁以$10亿把公司卖给SUN;47岁离开SUN做MariaDB;50多岁了,还在编程。

他给年轻程序员的建议:多参与开源项目,平时自己也要花时间做 side project;“I created hundreds of programs over the years. MySQL was the one that was most used, the other ones only I used”

MySQL 为啥叫 MySQL?因为他有个女儿叫 My。MariaDB 为啥叫 MariaDB?因为他另一个女儿叫 Maria。还做过一个叫 MaxDB 的数据库,因为他儿子叫 Max。

Stripe 的创始人兄弟

Collison兄弟俩来自爱尔兰,今年28与26岁。哥哥靠13岁时靠的SAT在16岁申请到了MIT;弟弟读哈佛。创办Stripe前,俩人做了一些iPhone app、未满二十岁创办并卖了一家公司。

Amazon 上的一部分支付交给了 Stripe 来处理了。估计 Stripe 一年处理 $500 亿在线支付,他们收取手续费约 $15 亿。Stripe 一开始的名字是叫做 /dev/payments(程序员们看到后会心一笑);公司最早的办公室在 PayPal 办公室街对面。

俩人爱开飞机,爱看书、爱学习;弟弟周末请了斯坦福学生来教他法律,哥哥也请了物理家教。哥哥的电脑桌面是死亡倒计时,还有52年可以活,有一种时间紧迫感。这才是合格的创业公司创始人啊,珍惜时间、不断学习。

Marc Andreessen 回答 Stripe Atlas 用户的提问

对融资、创业、热门领域等方面的问题的回答。每年 a16z 收到 2 千份来自创业者的 pitch,其中 20~40份 pitch 会最终转化成投资;1%~2%的转化率。

能够有机会向 a16z 进行 pitch 的都是通过个人关系网络与 a16z 搭上线,如认识 a16z 内部的人、认识 a16z 投资的公司的创始人等。为啥不给“谁都不认识”的人一个机会?能找到中间人引荐,这本身就是一个测试,比较创业过程中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与人打交道,基本的 networking 的能力还是应该有的。

采访 BuzzFeed 创始人:传统新闻媒体败给 Google 与 Facebook,也只能怪他们自己

传统新闻媒体目光短浅,没法进行长线的投资。BuzzFeed 既报道严肃的新闻又有标题党式的娱乐文章,但严肃的新闻更能带来回头客。

采访 Winnie 的创始人 CEO

很励志的故事。Winnie 是帮助带娃的家长找到对小孩友好的户外场所的app。创始人CEO困难的创业开局模式:带娃 + 老公得癌症。后来公司走上正轨,老公癌症也治好了。

“If I can create another human life and be responsible for its survival, then surely I can start a company!” -- “我能造人,当然也能造公司!”

独家采访 Netflix 的首席内容官

Netflix 在好莱坞的办公室有1千个员工,原创内容火力全开啊。不用担心内容太多、观众看不过来,因为不同人的口味都是不同的,内容多了才有得选。

采访 Paul Buchheit

Google的“Don't be evil” 就是他提出的;有一天Larry Page告诉他:去做一点关于电子邮件的东西吧;于是就有了Gmail(原型的开发只用了一天)。

他觉得idea(听上去)的好坏与最后的成功往往成反比。一开始听上去很靠谱很牛逼的 idea 往往都失败告终,一开始听上去很不靠谱的 idea 最后却有大成功的:如把自己家里的充气床垫租给来开会的陌生人并且还要提供早餐的Airbnb。

Kumail Nanjiani’s Culture-Clash Comedy

纽约客关于 Silicon Valley 里 Dinesh 的扮演者的长篇报道。19岁从巴基斯坦到美国读本科,计算机与哲学双学士;28岁在芝加哥,白天做IT、晚上说相声;家里逼他去相亲;自由恋爱娶美国白人。

其实 standup comedy 不应该翻译成相声的,standup comedy 用中文怎么翻译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