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讲了一个叫Jennifer Guidry的姐姐,为了养家,同时用好几个app打工:开计程车(同时用Uber,Lyft,和Sidecar),用TaskRabbit接散活(帮人组装柜子、修东西、做饭之类的)。 一方面,sharing economy下的app,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一方面,用这些app赚钱的人相当没有安全感,app的界面、搜索算法、定价、佣金等各方面的小小的变动, 都可能极大地影响他们的收入。 在旧金山城里坐Uber,司机常常是外国来的移民。有碰过中东的大叔,说开Uber是他的第二份工,他要攒钱给女儿读书;有碰过广东来的小伙子,说开Uber后,他不用去中国城刷盘子了, 而且时间灵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