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客成本”只有希拉里的55%,川普团队如何做到的?

今年又是美国总统大选年,王兴之前的一条饭否说:跟一个做风险投资的朋友聊天,他说他算了一下,川普的获客成本只有希拉里的 55%。

所以这到底是如何实现的?最近 NewYorker 上一篇文章就深入讨论了这个话题,视角聚焦在川普背后、帮其运营 Facebook 平台的那个男人——Brad Parscale(which 已经宣布担任川普 2020 年连任竞选的竞选经理)。

具体的实现方式其实包含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是 Facebook?第二,川普背后的营销团队到底做了什么?

Facebook 无愧于老牌社交帝国的名头,长期以来对用户数据的收集分析,使得它拥有足够精细的用户画像。在海外(尤指美国),如果想把特定信息传递给特定的人,Facebook 是迄今为止最合适的平台。

《时代》杂志曾在 2010 年把扎克伯格选为年度人物。那时他们就已经提到,Facebook 确切知道每个用户都是谁,以及分别对什么感兴趣,所有这些抽象信息都可以从用户资料和动态信息中分析获取。如果耐克希望只把广告投向居住在亚利桑那州的 19 至 26 岁的人,Facebook 完全可以做到。

而事实上 Facebook 能做到的远不止如此。它拥有复杂的用户分类和信息分析工具,可以把美国人分成足够微观的群体,借由对他们的理解,推送特定消息,以此影响他们的购物行为,甚至是政治倾向(下面会举具体例子)。

所以随之而来的是第二个问题,川普背后的营销团队是如何做到的?

据调查,2016 年 6 月至 11 月,川普背后的营销公司共计获得 9400 万美元报酬,而它大部分的开支都在媒体广告上。广告素材范围很广,涉及国家安全、国家债务等等,最多的则是宣传川普的观点/政治选举材料。

比如,川普曾在 Twitter 上发了张图,指责希拉里具有反犹太倾向,在平台引起轩然大波。Parscale 工作人员以此为素材,配上希拉里的声音又做了个广告,指责后者曾说非裔美国人是“超级掠食者”,并且把广告精准投向了政治倾向模糊的黑人 Facebook 用户,多数收到推送的人看到了,直接原地爆炸。

除此之外,Parscale 的工作人员还搞了不少阴谋论广告,比如暗示希拉里服用违禁药物,以及暗示她和普京存在秘密联系。这些套路都挺无耻,但从结果上看,确实蛮有效的。。

感谢来自西昻翔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