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董事会的时候每个人实际上都在想什么

搞笑文章一篇。可怜的 CEO 就像论文答辩一样,想尽快过完看起来很不漂亮的数据、尽快忽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