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the Social Era Can’t Come Soon Enough

十九世纪美国民众能合法使用鸦片、可卡因,现在看来很荒唐;如今的社交网络充满假新闻、让人上瘾、还选了川普做总统,未来的人也会觉得我们这个时代很荒唐。

文中提到,大的社交网络公司前员工、高管、早期投资人对于做出了让人上瘾的社交网络而纷纷表示:“我有罪” -- 他们自己也不太用了,把 app 从手机删除了,是不是就像开餐厅的也不敢吃自己做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