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理想主义的文章。以前的硅谷充满着 giver,想着如何做纯粹的好产品为用户提供价值;现在的硅谷充满着 taker,想着如何赚大钱、如何从用户身上榨干价值。

本文是受到沃顿商学院教授 Adam M. Grant 的书 "Give and Take" 的启发而写的。giver 总是付出而不求回报(活雷锋?),有俩极端:1,一直很吃亏、潦倒;2,混得很好、赚很多钱。跟所处的环境有关;如果所在的组织是互帮互助型的文化,giver 就很吃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