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同事并非医学上的精神病患者,而是善于玩弄权术、爱撒谎、自负的人。他们评价别人是根据别人的行为,评价自己是根据自己的动机:“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但他们的行为显然不是。

文中提到一种实践,叫 the Delta File:自己创建一个秘密的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文档,记录下你的同事、上司表现出的让你很反感的行为;将来你处于他们那个位子了,对比 the Delta file 中你所记录的行为,你会怎么做?他们当时那些行为是合理的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