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最后憋出大招的,都是有早前相关经验积累的。 Travis Kalanick 早年做的是 P2P 文件共享平台,后来做的是 P2P 打的平台(Uber)。 Mark Zuckerberg 先弄了 Course Match (谁跟我上同一门课,他们还选了什么课)和 facemash(经验教训:盗用别人的照片是不行的;让他们自己上传),最后做了 Facebook。 Drew Houston 在做 Dropbox 之前,开过公司做过网站(accoladeprep.com),逆向工程了好几个赌博网站 -- 这些相关技能(以及技术上的直觉)的培养对以后能打造出精致的 Dropbox 桌面程序很有用,我猜有一些效果是要用操作系统的隐藏 api 才能做出来的。 一切都是因果。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