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历史上所谓商业上成功的产品/发明,他们成功并不是因为 “being different”,而是因为在与已有替代品相似的基础上 “optimally distinct”。

Google 不是第一个搜索引擎、Facebook 不是第一个社交网络、YouTube 不是第一个视频网站、iPhone 不是第一个智能手机。“第一个”的都是因为太新、太 different,民众思想上没有准备,接受不了,first mover disadvantage

本文是 Invisible Influence 这本书的节选。

打赏 如果你觉得我推荐的这篇文章(或我写的简评)不错,对你有所启发,可以考虑请我喝杯咖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