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失了成为Uber早期投资人的机会

差点能把$25万的投资变成$11亿。他当时在两个方面低估了Uber:1,创造一个供需双方平衡的marketplace,很难;2,要与政府、法规、政客作斗争,很难。

这个应该是『错过Airbnb种子轮、我的$10亿美金的教训』的姐妹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