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1999年那样狂欢

由于nytimes被墙了,我把内容搬到这里: https://nfil.es/w/8gy9aX/ 这是去年NYTimes上的文章。文章里透露出的焦虑远没有最近大家看到的文章那么强烈。毕竟在信息时代,一两个星期能改变的事情太多了,更何况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