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他讲的“hidden costs“其实是premature design,在没必要上分布式系统的时候上了分布式系统,然后引入各种复杂度。

最近我们做了个新尝试:把代码组织成一些内部service,硬分为“server”和“client”;访问这个service的代码,都掉client部分的api;但其实所有service都跑在一个进程里。在production跑一段时间后,如果某个service吃太多资源,就把这个service‘分离出去放在另一堆机器上,而原来访问这个service的代码不用怎么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