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住在西雅图;在Amazon工作近7年、又在Google工作近13年后,加入东南亚打车公司Grab在西雅图的办公室。为啥?Google不再创新,过分地专注于模仿竞争对手;Grab与东南亚则生机勃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