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于 1999 年加入 Google,不是工程师、而是做品牌推广的,时年四十岁。之前在报社工作。面试 Google 时被 Sergey Brin 问到这个经典题:教我一个我现在不会的复杂的东西。

我最近刚看了他写的书 I'm Feeling Lucky,写得还行,但里面的“奇闻异事”很多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毕竟平时媒体报道得多了。

分享到: